演出:
南阳
迷笛音乐节

2023.10.3
#摇滚

南阳是在把音乐节当成亚运会办的。一下火车我们就看到铺天盖地的音乐节海报,大量的志愿者和接驳车为乐迷提供服务,就连街头小巷的led显示屏也写着“办好迷笛节”,可见市政府对这次活动的重视程度。南阳朋友们也很热情,大爷大妈看到我们的装扮也友好地表示欢迎,甚至还有友善的司机师傅愿意提供免费的接送服务,可是我们初来乍到,思前想后,还是没有上车,后来看到微博发现原来真的有许多市民用自己的车辆来提供援助,可能我们辜负了司机师傅的一片好心😭

可能都是因为选址在卧龙区,丞相法力无边,这几天下雨就没有停过。场地本来的草坪直接变成了泥坑(一开始是泥坑,后面就是沼泽了),我们基本一直在深陷泥潭,走两步靴子就被泥粘住了;还要时刻小心落穴陷阱,不然可能会陷进去一只腿。只能说幸好提前准备了雨鞋,不然可能按原定计划我们要多报废一双鞋子。尽管是有雨衣,上身还能保持相对整洁;但是裤子就没那么幸运了,我小心翼翼地走路,争取不要溅到裤子上,但是pogo的朋友们直接让我这条裤子提前退休了,我可能会试一试能不能洗干净,洗不干净就真不要了。说到底还是不够摇滚,不少朋友直接在沼泽里摔跤,泥水洗头,对不起我真玩不了这么野的😭看见不少浑身泥的越战老兵我只能远远地表示佩服,远观不可亵玩了属于是。

音乐节其实不止有音乐,还有观众,迷笛朋友们贡献了不少独特的体验。有些人穿着大白的连体衣,我觉得还是挺机智的;在中场休息的时候,会有一个小小的摔跤区域,我们可以在导播的大屏幕上旁观,战斗其实非常精彩,不少对抗都是一瞬间就结束的,但也有在地面扭打的胶着时刻,虽然我看不到具体动作,不过听人群的欢呼声应该是非常激烈的;有人在这里求婚;有人在这里传递酒杯;有人在这里收到了研究生上岸通知。大部分时候是和谐的——不过也会有例外,比如在萨满乐队开场前有几个人唱你要跳舞吗,被战国老哥直接正义执行了🤣老哥说战国不跳舞,要跳滚去别的地方跳。我后来在演出的时候观察了一下,老哥确实是真金属头,我要像他那么甩应该头都断了。

这两天认识了不少优秀的乐队(其实我都没听过几个),现场氛围是真的好,我在前排疯狂甩头,现在浑身都很疼。雨是浇灭不了乐迷的热情的,大家都很狂热地摇,排甩,pogo。由于这个地不太站得住,其实经常有人摔倒,然后大家就会做一个打叉的手势围成一圈,然后把摔倒的人扶起来,等到休息好之后接着疯狂。虽然看着很狂热,不过其实是非常有素质的。都说金属乐迷的音乐审美和个人素质成反比,听的东西越重其实越友善,我感觉确实是这样的。我基本两天都在战国待着,见到了不少正能量的事情。大家聚在一起唱我和我的祖国,唱强军战歌,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做,不过大家还是一起挥国旗唱了国歌(或许是可以的,因为这些旗子都要过审了才能带进来)。

有两件印象深刻的事情吧,第一件是郁乐队演出的时候,刘斌老师借了一张国旗,在台上说:“今天是国庆节,让我们祝祖国母亲生日快乐”,然后把国旗高高展开,人群开始欢呼。这样看来,事实上我是过了国庆节的,在低沉尖啸的金属现场,在轰炸的声波面前,在风暴的中央。第二件事是在萨满乐队演出的中途,后方的人群爆发出热烈的声音,我起初以为是正常的互动,但是声音却越来越近,我回头一看,是人们正在托举着一辆轮椅。轮椅上的男孩激动地挥舞手臂,脸上洋溢着沉醉的快乐。那辆轮椅倾倒、摇摆,却始终没有下降一点,下方的人们都用尽自己的全力,托举起真诚的热爱。他从后排,开过人群,越过铁马,来到舞台面前的时候,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不过我觉得,这是最摇滚,最牛逼的时刻。

“在迷笛,在战国,在风暴的中央!”当全场叫喊完这句话,《在风暴的中央》的前奏响起的时候,我感觉所有的都值了。我热爱迷笛,热爱乐迷,甚至开始热爱脚下粘连的黄。一切风雨泥泞变的无关紧要,我很幸运我来到了这场音乐节。我会一直听下去的,永远像在耳机里第一次听到摇滚时那般沉迷、激动。永远狂热。

后记

我觉得南阳这次办的真的好,真该是摇滚之城吧。前有风口浪尖的石家庄,南阳应该是做了很多功课的,处处都显得很用心。说到底我们讨厌的不是城市营销,而是官僚主义与形式主义的画大饼与吹牛皮。说到底摇滚一开始就是平民音乐,终将回归到人民。我支持把被艺术家们束之高阁已久的摇滚还给人们,越接地气的越摇滚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