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自动
情感爆发

2022.11.14
#感动

不要让大数据与文案技巧掌握了你的感动。

在这个时代,似乎各种短小而又快节奏的搞笑视频是真正的流量密码,有人说这是一场无意义的娱乐至死的浪潮。我并不恐惧,偶尔开怀大笑有益身体健康,奥利安费绝绝子,我需要这样的虚无主义狂欢。

但我偶然发现,现在似乎越来越多的视频作者开始注意到了笑与欢愉是不持久的,泪与感动才是。从励志演讲,到人生故事,一个能让人落泪的视频,播放量总是不会少,点赞与投币紧跟其后(是的我用b站比较多)。而我的习惯是避开这样的视频,励志不需要我。

但我今天先是刷到了一个有关第三世界国家电子竞技的视频,看完之后感动得热泪盈眶;然后又刷到了一个有关苏联解体的记录,两眼潸然;然后刷到了一个动漫的剪辑,又是准备开闸放水,我突然意识到一点事情。我在一天之内可以被感动到落泪整整三次,即使我说我是一个比较感性的人,泪点不是很高,这未免也太夸张了。事情不太对劲,我的情感中枢和泪腺完全被拿捏了。

我在一瞬间意识到奶头乐的理论也许落后于这个时代了,我体会到了现代媒体的强大威力,我真怕了。我的情感可以被推荐算法和文案技巧完全控制,之前是笑,这次是泪,下一次会是什么?泪水,究竟是压抑许久的情感释放,还是信息过载与媒体技巧诱导的决堤?究竟我是受真情实感的文字与影像所触动,还是被高度模块化、流水线式生产的信息所煽动,像一条巴甫洛夫的狗一样,做出条件反射?

所以我开始反思。即使我平日里刻意地不让自己陷入信息茧房之中,大数据还是控制了我,不是从我严防死守的认知领域,而是从我不堪一击的情感。不觉得很酷吗?很符合赛博朋克作家对2022的想象。这是令我比较恐惧的,在你感动地找纸巾的时候,你的精神或许就卸下了防备,不去思考言语的错或是对。现在想起来,如果我不是先见到那些批判性的言论的话,我可能会被二舅狠狠地破防,而不是思考什么苦难。

我想起读过鲁迅先生的一篇文章,里面写着就是图片中的这一句话:”批评文艺,万不能以眼泪的多少来定是非。”情感是可以被欺骗的,并且欺骗情感的同时也可以顺便地摧毁理性。放在那个语境,是说让人哭的不一定就是好作品;而放在今天的互联网的语境,可能就是说:让人哭不见得是合理而又正确的,或是表述的事件,或是表达的方式,或是被感动的这个行为本身。

可能是时候变得麻木一点了,在控制论还没有席卷的现在。毕竟有人专门控制感性的人,或者说这些人的情感,而我还是想尽可能地拿回自己的主动权,至少在束手无策之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