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的
蓝色药丸

2022.10.21
#病

从铝箔板里我再扣不出一颗胶囊了,空空如也。那么一下倾倒出十几粒药片的时候,我会把它们一粒一粒地放回书架的药瓶里吗?还是就这样地一口下去,囫囵吞药?不过我还是把它们规矩地塞,或者是丢了进去,或者,其实没有丢进去,而是掉到桌上打着慢慢的转。总之,我只吃五粒,遵循医嘱,而不是说明书模糊的字。这是耳听为实了,如果我当时没有在做一个长久的梦的话。

杯子里留着一股维生素c的味道,橘子的味道,尽管是完全合成的柑橘味,也能给人带来亲切的感觉,虚伪得很自然。水已经在深秋的深夜冻得凉了,水壶里也没剩下多少热水,而遥远的饮水机依旧遥远,不会为我移动半米。想起今天其中一台机子好像是出了故障,我看见胶带绑住了它插卡的嘴,这样或许就不会感染病毒,当然也说不了话。

我干脆用冷水服药好了。先用右手,还是先用左手?无所谓的,这里不用转换坐标系。于是我把药片放到嘴里,用一口凉水送服。吃药其实挺无聊的,特别当这药没有副作用,或者什么别的特别之处的时候。

不过我看见手上好像粘了一点绿色,大概是药品掉色了。绿色温和,自然,或许还有健康的隐喻,这是色彩心理学告诉我的。不过我只感觉有点想笑,可能也不好笑,不太清楚。用手使劲蹭了蹭,一点没有减淡,或许廉价色素是比墨水还渴望进入细胞间隙的吧。就不管它好了,总之会洗掉的。晚安啦,所有的蓝色药丸。尽管我好像还没吃过安眠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