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瓣书店

2023.2.25
#书店

今天和令玄去逛了四个书店,到最后只有我买了一本访谈集。没办法,不是看不懂就是买不起,最后到的地方纯纯一个景观,书店经济这块是玩明白了。剩下三家我都挺喜欢的,不过还是那间“豆瓣书店”我更感兴趣一点。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时,我以为是豆瓣网的线下书店,不过真正到店里了我感觉二者的气质不太一样(虽说我只在话语中见过十年前的豆瓣,不过我指的是现在的),可能只是一个名字的巧合。书店的气质很沉静,空气中低低流动着慢悠悠的爵士乐,店员和顾客都自顾自地看书,只有很少的情况店员会抬起头来,负责收银,或是提醒入门的顾客带上口罩:如果顾客轻轻地来,那么得到的就是轻声的提醒;若是来者喧嚷嬉笑地走进书店,店员的声调也会提高一些。

店里贴着的告示写“塑封可拆,不买无妨”,但我还是犹豫了许久才拿下那本被包裹得紧密的《吉米·佩奇谈话录》。如果我拆开不买,下一个人来到这里会不会少了一份惊喜的感觉?不过看了看旁边的鲍勃迪伦传(被拆开了),我还是撕开了塑封。读了一页序言我就觉得这书应该会挺有趣的(“骑玻璃飞艇?那是什么?”——一个摇滚乐评人),于是再读了几页之后我起身去收银台结账。

令我没想到的是这本书竟然打了六折,出了门我才想起,之前查到这个书店好像折扣力度很大,我承认我的捡漏心理有点让我想再买几本了,不过我模糊地想起我好像从家里寄了十几本没读的书过来,还是理智的放弃了。令玄倒是没有买到想要的书,我怂恿他:“来都来了,这么便宜不拿一本走?”他转身向书店走几步,又退了回来:“你说得对,但是我几十本专业书还没读呢。”看来学社会学的压力确实不小。

走之前我看了看书店门口架起的高高的脚手架,工业的绿色的幕布无力地挂在上面,大概是这一片的外墙在施工,这不像我之前看到的典雅的书店照片,尤其是招牌也从墙上移入了店内,似乎一副残破衰败的样子。但是“豆瓣书店”四个大字透过玻璃,和飘落的灰尘相望的样子,就像一本书,一个书店,一位识文解意的爱书人,在与尘世隔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