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燃
其九
为什么有人在酒吧写代码?

2023-12-25
#我不想写前端了😭

索引

怎么就期末了

明明感觉刚刚才期中考结束,马上就到了期末了。说实话感觉大学的时间过的真挺快的,比以前的日子快多了。小学的时候感觉日子特别的长,高中的时候却感觉时间实在是太快了——而到了现在的时候,我近乎不知不觉地又过了一年。

期末的时候确实是挺忙的,一周下来我积压了不少推送的文章还没有看。冬至要干活,圣诞节也要干活,这才称得上健全——我今天(周六)回到宿舍的时候,发现眼里的血丝实在是有些重了。写了几天的 CSS 样式,是有些神志不清,于是我现在决定写点周报来放松放松。说是放松,但其实脑子还是在动,听起来挺奇怪的。碰巧我这周读了一篇文章就说这个事情,讲其实切换不同种类的活动是可以让大脑得到休息的,我也不是很懂,但我确实要写点周报,不然又得拖更了。

于是我在等泡面的时候抽空写点文字,请看吧。

文章

AI 会让传统软件的形态消亡,释放出新的机会

这篇文章介绍了 AI 给软件带来的一些新变化,其中提到未来的交互方式应该是图形用户界面(GUI)和自然语言交互界面(LUI)结合的方式。如果说语言交互会取代图形界面,我肯定是不赞同的;但这种说法我就很同意了,哪怕是不用语言大模型的时候,我也会让小爱同学帮我定个闹钟,还是比自己调方便一些(主要是调时间的交互实在太烂)。不过听上去还是有些像没用的真理,毕竟没有交互方式会真正消亡。

不过,文中提到的这段话倒是给我一点启发:

GUI 的本质是一种供应侧为主导的交互方式,像是所有人都在走同一个房间或者迷宫,首页往左走,菜单往右走这样的分流方式,所有人按照供应侧的规则和方式去做。LUI 则是按照用户的意图去组织应用内的能力,包括应用外部的 API,这是一种交互以及应用范式的变化。

供应侧主导这种说法倒真是贴切了,老师在上课的时候分享了一个案例:确认与取消究竟谁在左边好一点?经过一些完型和视觉动线的分析,老师给的结论是 MacOS 那种取消在左侧的更好一点,而不是像 Windows 那样的左侧确认右侧取消。虽然我还是觉得左侧确认好一点——不过今天不是来争论这个的。无论你支持哪种方式,这其中都有一个现象:用户要顺应平台的想法来操作。

尽管用户 - 设计这个系统在一定程度上是有反馈的,如果一个功能设计的不好,用户会拒绝,而设计方也可以加以修改。但是,在确定与返回的这种问题上,你不好得出一个正确答案。如果你心中有了一种观念,却恰好与设计的不同,那可能就是比较难受的事情了——比如说我很不习惯苹果的复制粘贴键(以其实是我不习惯用 command 键当快捷键),以及滚轮的方向。后者有点像是 3D 游戏中的视角反转,你还可以自己选一种习惯的方案,但系统的键位我确实是没什么办法。

供应侧会影响用户,同时也会影响设计师。保守的话,你就需要去顺应现有的设计规范,这些方案往往是检验下证明有效的,尽管不一定是最好的。如果你想要去打破一些规则,势必要碰到一些阻力,也需要更多的思考。当然,如果你选择用一种亚文化的姿态来设计,那就可以通通无视这些什么供应侧的鬼话了。我这周看到一个 博客,绿底红字,爱读不读。与之相似的还有金属 LOGO 之类的极端设计,完全不理什么保罗兰德,什么瑞士风格,主打的就是一个个性。对了,我有机会想调查一下金属风格 LOGO 的发展,很久以前就想做了,不过一直没有行动,现在写在这里或许还能压力我一下,大概之后会写的。

理想的视窗不存在(The ideal viewport doesn't exist)

这篇文章调查了很多种视窗大小,最后得出一个结论:网页设计中根本没有理想的视窗大小。你应该做好在任何设备上访问的准备。你现在看到的这个博客(我的博客!)是响应式的,按理来说在很多常见的现代设备上都能正常显示。我是根据我手上有的这些设备测试过几次的,也找了一些朋友来给出反馈意见,最后做了这样的一个网页。说实话的,我只能说在有些情况下只是能看而已,并不能说体验多么地好。

写到这里,我想起我之前说要用 Kindle 测试一下的,结果好像是忘了,于是我现在打算测试一下看看效果。现在是 2:25。

好吧,我回来了,现在是 2:30。完全是勾式。疑似用相对尺寸用太多了,这种老式浏览器完全无法显示,但是文章模式的字也很小,我感觉挺奇怪的。之后有空我可能要重写一份能看的样式,作为一个 Kindle 用户还是应该做点这种事情的。

其实期末有一个大作业就是要做一份网页出来,我这周做的基本就是这个。但是由于一开始没有考虑响应式的这些问题,导致最后的显示效果简直是乱成一团,我现在在重新开始写一遍,希望能赶上最后的展示。唉,早该想到这一点的。

我是觉得,做前端最大的挑战就是视窗大小不固定。但是作为设计,如果能在不同的版式里保持相同的风格,那也算是挺有成就感的事情(证明设计方案的“健壮性”很高呀)。这算是实现了我以前的梦想了,我写 展览:吉格尔、空山基 的时候说“电子文本为了适配不同屏幕,抛弃了视觉上的‘设计感’”,而现在看来只是未见世面,美丽的网页实在是太多了(这一段是在原始文本里的注释,而我迁移的时候已经删掉了,一是我认识到了自己的无知,二是我还没做注释样式)。我确实佩服那些能在流式的布局中展现自己独特风格的设计师,他们比四十年前的平面设计师想的要多了许多了。

总听见什么“带着镣铐跳舞”,好像带着镣铐是无奈的举动。如果说百花齐放的视窗大小是一种镣铐的话,有的人在跳舞的时候就要自豪地炫耀自己的镣铐,金铁激荡,铿锵作响。镣铐是一种特色,而不是一种妥协。 当然,设计师头发是要多掉一些了(跑

AI 时代的炼金术:Prompt 完全食用指南

这篇文章……额……介绍了如何与 AI 对话,准确一点地说是如何更好地使用 Prompt。但是非常难绷的是,炼金不仅仅是标题的比喻,文中真的融入了大量和炼金术有关的语句,读起来感觉就非常抽象。不过诙谐归诙谐,文中确实讲述了有用的方法,值得学习。

创作

按理来说我确实一直在做东西,不过想了想课程作业还是不要放上来好了。所以这周依旧是没有创作😢,下周会有的(吧?

我们要如何显示图片呢?

图文混排无疑是一个大问题。无论是在纸媒的时代还是如今电子化的社会,如何展示图片都是需要细细考虑的。而在视窗尺寸百花齐放的电子阅读时代,我偶尔能看到一些奇怪的问题。

在一篇分享海报的推文里,我竟然一眼看不全整张海报——海报的高度刚好比屏幕还高,划上来也不是,划下去也不是,卡在那了。这种时候无疑是极为难受的:分享的内容是以图片为主的,但是我总是只能“管中窥豹”,怎么能摸到全象呢?

碰到一个竖长的图片显示在横宽的屏幕上的时候,我总会感觉浑身难受——所以为了避免这种事情,一直在做正方形的图片,其实正方形还挺好的。

或许在更未来的时候,我们也不用被屏幕的概念束缚了,戴上头显之后,屏幕的尺寸可以更加任意地变化,而不用管什么限制。到那个时候,可能图片显示就会更自由一些——不过我感觉还是会有新的问题,但是我不太明白了。

JavaScript 领域大神!

不用做项目的时候我大概很久都不会去学 JS 的。但很不巧的是,我这周还是学了 JS,也粗略研究了一下如何写点好玩的效果出来。添加监听器的语句实在是有些冗长,但是其实看着还挺酷的:

document.addEventLIstener("someEvent", (event) => {})

如果用 Fira code 字体的话,那个箭头真的会连起来,在 ide 上好看了不少。

前些日子我看到了 js13kGames 这个网站,正如其名,里面的开发者都致力于开发只有 13kb 大小的网页 JS 游戏。在大型游戏动辄几十上百 G 的现在,这算是返璞归真的了,同时也非常的炫技。我肯定是做不出这样的作品,但我想,说不定我也可以在这里加上一点 JS 的小游戏出来。

我是说个人博客可以在多媒体方面更丰富一些,之后有空的时候我会试试在正文中加上一点小游戏的。一种融合游戏的阅读,不觉得很酷吗?

阿里健康体(与展览)

我偶然看见 阿里健康体 的页面,就点进去看了看。我印象里阿里的设计还是做的挺不错的,做了 Ant Design 这个设计系统,也有 iconfont 这个挺好用的矢量图标库,所以这次发布的字体我还是有兴趣看一看的。

看了之后有点莫名的眼熟感,直到我看到下面的应用场景,我想起这是我上半年看过的公益展览。阿里之前在北京 798 办了一场有关视障人群的公益展览,我尤其记得门口第一个告示牌上面的提示:

所有展品均可触摸。

我看到了许多的展品,有为视障人群设计的日常用品,有盲文版的书籍,也有专门重置的游戏,像是象棋和扑克牌——设计不仅仅要满足基础需求,还应该满足美好的生活需要。进门的展板像一个屏风,背面投影了坂本龙一的演奏视频,整个会场弥漫在 Aqua 的氛围里,宁静深远。而在对面的墙壁上,有一块巨大的屏幕,上面显示着醒目的盲文字符。

其上写的是什么我已经想不起来了,但我当时的确对着盲文字符表翻译了许久,终于拼读出了它想传递的信息。我印象里大概写的是“家”,或者是“爱”,总之会是很美好的东西。而我,无法想象我用眼睛都反应不过来的文字,要怎么用指尖去阅读。

在内侧的房间里,放映着一部纪录片,名字掷地有声:盲人不按摩。从打破既有的联想开始,纪录片讲述了视障群体的困境,就业、生活、政策、婚姻、性。剧中的老哥调侃地讲述了盲人按摩师们是如何解决性需求的,谈笑间带着几份辛酸。他在分享的最后说了这样一段话:

我们需要政策调整,需要有更多的就业空间。我们需要

(停顿)

大胆地去爱,爽了就叫出来!

设计的力量很小,它不能解决很多问题;但设计也有力量,去造福、去关怀、去改变。设计向善是很伟大的事情,我很喜欢那次的展览,也很喜欢这次阿里分享给社会免费商用的字体,精致温和,也很有价值。虽然我好像主要是在写之前的展览,是因为我想起来之前好像忘记分享了,不过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不如下载这套字体试试吧。

智能手环其实,还挺方便?

我现在基本每天都带着华为的这个手环。一开始是因为我有点不舒服,于是就想着买一个设备监测一下相关状态。功能其实也很简单,就是睡眠监测,心率,压力这些功能,应该很多手环都是有的。不过除了这些健康相关的功能外,这些手环也普遍支持了一些支付码、NFC、消息查看这些功能。

额,我这个不是什么广告,其实我不推荐你买华为的手环,APP 在非华为手机上难用的要死,严重歧视用户,而且交互体验也做的很垃圾。请去买别的品牌,不过大概功能都是差不多的。

我最近发现消息查看这个功能在冻手的冬天其实非常好用。北京最近一直是零下,如果不戴手套可能很快手就没有知觉了。然而这种时候实在是不方便用手机,所以我在室外都尽量避免操作手机,不然还要摘下手套,把手给冻得通红。

但是手机总是有提醒,尽管我已经把大多数应用的通知都给关掉了,只留下了几个通讯软件。但是我也不能确定哪条提醒是重要的,除非我看一眼。这种时候,用手环来显示消息就挺方便的了,我抬抬手腕就能看到消息的内容,想想还挺好的。

不过可能我也可以设置一下手机,让锁屏状态也能看到消息内容。但是戴着手套拿手机其实也不是特别方便,我经常锁屏键都按不到,手套太厚也不是很好在口袋里掏东西。所以我还是先用着手环吧。

我是超级后藤一里之酒吧打工

平安夜的时候我去酒吧打了次工。(额这可能是我拖更的一个原因)

不过同时我还是要赶作业的进度,所以我带了台电脑去。本来想着在地铁上工作一会的,但是我可能还是低估了北京地铁的含金量,根本没有位置给我坐着用电脑。不过后面我还是间歇性地在酒吧写了两个页面,周围的朋友可能都觉得很奇怪,竟然有人在酒吧写代码。我们邮楠是这样的,甚至可以在垃圾筒上写代码。

我之前没干过这种事情,感觉我可能真的是波奇。接待客人语无伦次,被拉去陪玩还什么都不会。而且感觉是没什么存在感,我在酒吧待了几个小时,老板最后发现我原来是工作人员——而且旁边的哥们打 UNO 忘了给我发牌😭

这算是挺新奇的体验,我甚至还有免费 live 看。之后有空或许也会去玩玩吧(大概不过人太多果然还是有点想开启芒果假面模式😭

结果又拖更了,不过其实是我预料之中的正好当作圣诞特辑(bushi

这是这是 2023 年 12 月 18 日至 12 月 24 日、今年第 52 周、学期第十七周的周报。虽然发表的时候已经是 12 月 25 的圣诞节了,祝过节的大家节日快乐吧,不过我可能已经对节日失去热情了,有点难过。这就是这周的周报啦,下周再见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