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燃
其零
钻木求火码后记

2023.10.23
#后记

这是《半燃》周报系列的第零篇。半燃的英文翻译是“half-burnt”,指的是事物燃烧到一半的状态:不太好,不太坏,用作“灰分”的下属栏目还不错。

既然是周报,那么我会每周记录一下经历的事情、在做的项目、读的书玩的游戏之类的。记录生活其实还是有些意思的,特别是当你盘点起来才发现这周过的还挺有趣的时候。单调机械的生活或许不值得一过,永远年轻,永远搞点乐子,永远临时起意,我更喜欢这样的日子。

于是这次的第零篇,我就作为一个网站的创作后记来写了,事实上大部分工作确实是在这周完成的。

为什么我说大部分呢,因为这个网站其实我想做很久了。大概是在22年底我就准备了域名,准备在寒假的时候大展身手——结果是没有做。在23年五一的假期,百无聊赖(而且酩酊大醉)的我决定要开始学习了。于是在几天里我速通了 HTML 和 CSS 基础,并且制作了基础的文章样式。然后直到五月底的时候,我才继续制作了主页的第一屏。再往后就是很久没有进展了,因为我一直在调整 Logo。我想等 Logo 到位了再继续动工,但是一直不太满意。

在18号的时候,我大概定了一个计划,列了一下每日的进度,最后留了一天余量。其实这是我第一次定计划,令我吃惊的是我大概都完成了,虽然是协调了一下时间的结果。剩下未完成的一两项可以会作为后续的更新,这只是把基础版做完了,还有很多我想做的效果呢。

在做这个的过程遇到了各种各样奇怪的问题(CSS 真的好麻烦😭),像是对不齐啦、宽度不对啦、移动端样式错误啦…实际操作起来比我想象中的流程还是差了很多的。在很多时候,设计师与工程师的角色是有区分的;但在我这个小项目里,他们基本属于二位一体(都是我),设计与工程是互相反馈的:如果一个样式在不同的平台适配性不是很好,那么我会考虑换一个视觉;同时,如果我翻文档发现了有趣的 CSS 属性,我也会考虑尝试一点新的风格。由于不需要与别人的沟通,整个交流过程都发生在我的思维里面,因此我做的还算舒心(不然呢,我要去骂自己吗?)。追根溯源,设计师与工程师的区分其实是现代社会分工的结果,而在这种分离之前的时代,造物是交给“工匠”来干的。所以我或许可以说我在尝试成为一个信息时代的赛博工匠?孤立而且低效,但是是“知行合一”的:一边规划一边实现,自我反馈与协调,体验其实还是挺沉浸的。

像我这样以近乎原始的方式做网页,和大量现代高效的工具比起来,简直像是钻木取火了。而“求火”是因为,取火有明确的路径,而我写 CSS 的很多时候根本不知道这样子能不能达到想要的效果,只能写下语句,敲击预览,然后在浏览器中观察结果——其实和求雨是差不多的。我只知道钻木大概率能钻出火来,那就钻一下吧,大概是这样的态度。

我在序言中写什么表达什么设计云云,其实都像是在夸大其词。我只是觉得从零开始写比较好玩,于是就做了。当你看到一个空白的页面最终构筑成你脑海中的模样时,你会觉得非常有成就感的。而且其实我在设计的时候不喜欢用模板,你可以说这是一种病态的偏执,但始终保持自己对作品的掌握也是很重要的,我可以自豪的说这是我的作品,殚精竭虑。

在浏览别人博客的时候,我发现一个现象:往往设计师不愿意别人利用自己的作品,而程序员更偏爱开源文化。我甚至看到一个网站的 HTML 源代码里写着一些攻击性很强的话语,大意是不允许抄袭借鉴,试图将每一个 F12 的人创死。其实这也无可厚非,分享是一种选项,允许别人利用自己的作品是至善——但是这不意味着保卫自己作品的人做了什么坏事。

尽管我更喜欢把自己划分在设计的一边,我还是决定把这个网站的内容开源(如果没有特殊说明的话,这里的文字、图像、代码应该都是我产出的)。更多相关细节请去协议页面查看吧,这里就不多赘述了。开源是一种伟大的文化,开放共享的态度可以促进发展,我深信不疑。(或许会有人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帮助吗?)

言已至此,或许是该结束的时候了。有些内容不适合写在这里,例如我准备写一篇笔记,记录一下我在开发途中遇到的问题;有些内容还没有做好,是关于“Woodash”这个名字从何而来的,以及尾注的 Cyber Wanderers 是什么,这些就留到后日再说吧。说是后记,实际上还远远没有结束呢!感谢你能读到这里,接下来我要干一件重要的事情:

有许多人,许多网站,给了我帮助和启发,我应当表达一下感谢的。

感谢 PopHirasawaibukifalling、水果、WANQI、秦忱、晴子与 JunkyBird 的各位参与测试,提供帮助。没有你们我肯定做不到这么多,谢谢你们!

Woodash.2023
For All Cyber Wanderers.